圖片新聞
  • 體彩-七星彩
  • 體彩-七星彩

決戰決勝奪取脱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寫在第7個國家扶貧日之際

2020年10月17日 09:15:08 |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10月16日電 題:決戰決勝奪取脱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寫在第7個國家扶貧日之際

  新華社記者

  10月17日是第7個國家扶貧日,也是第28個國際消除貧困日。脱貧攻堅決戰決勝只剩2個多月時間——到年底,打贏脱貧攻堅戰,中華民族將歷史性地解決千百年來存在的絕對貧困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脱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誌性指標,集中精力打好精準脱貧攻堅戰,近1億人已脱貧。在決戰決勝之年,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帶領億萬中國人民,努力克服疫情影響,堅定推進脱貧攻堅戰,上演了一部人類減貧史詩。

  決戰決勝,步伐鏗鏘,這場波瀾壯闊的偉大戰役已勝利在望!

  

通往四川省雷波縣大坪子鄉大坪子村的通村公路(8月7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胥冰潔 攝

  中國反貧困史的全新一頁——絕對貧困將成過去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雷波縣瓦扎村,曾是一個不通公路的“雲上村莊”。村民祖輩都沒能翻越貧困的大山。

  2018年,通村公路開始建設。驚心動魄的建設過程見證了人類翻越貧困大山的決心:在超過60度的山坡上挖一鏟、爬一步,走“之”字形上到山頂,從山頂把路倒着修到山腳,終於打通了這座“陸上孤島”。

  “當年是民主改革讓‘娃子’(奴隸)們翻了身,如今是黨的精準扶貧給我們第二次解放!”村委會主任吉巴呷呷的話道出了羣眾心聲。

  一座座“雲上村莊”修通公路融入全國交通網,一户户貧困户走下“懸崖村”搬進新居……一個個深度貧困堡壘被攻克。如今,全國貧困縣只剩52個,貧困人口去年底僅有551萬人,貧困發生率降至0.6%。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掛帥的脱貧攻堅戰場上,中國共產黨人以“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堅強意志,讓千萬個瓦扎村舊貌換新顏。

  “苦甲天下”的寧夏西海固,一度被聯合國糧農組織認為“不適宜人類生存”。如今,這裏發展起草畜、雜糧、蔬菜、旅遊等產業,9個貧困縣中已有8個摘帽。

  

寧夏吳忠市鹽池縣一家生態牧場的員工在養殖大棚餵羊(2019年5月27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鵬 攝

  地處烏蒙山腹地的雲南昭通市,96.3%的地域是石漠化嚴重的山區,過去“路不通、業不興、民生艱”。如今,當地建成立體交通新樞紐、36萬羣眾搬出大山……

  新疆阿爾泰山腳下,曾經的貧困户娜孜古麗·伊代亞托拉今年年初在家門口成了“上班族”,每月工資2500元,“有了穩定收入,在家説話底氣都更足了。”

  來自西藏自治區扶貧辦的數據顯示,脱貧攻堅以來西藏已累計實現62.8萬貧困人口脱貧,74個貧困縣(區)全部摘帽。

  ……

  黨的十八大以來,一處處制約貧困地區發展的短板逐漸補齊——

  具備條件的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打通了大動脈,暢通了微循環,貧困地區羣眾“出門水泥路,抬腳上客車”的夢想變成現實;

  截至2019年底,全國農村集中供水率達87%,自來水普及率達82%;

  村村都有衞生室和村醫,貧困人口基本實現基本醫保、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三重保障全覆蓋,因病致貧返貧人口大幅減少;

  10.8萬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的辦學條件得到改善;

  易地扶貧搬遷近1000萬貧困羣眾,通過幫助貧困人口挪窮窩、換窮業、拔窮根,實現搬得出、能脱貧、可致富。

  

9月14日,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布拖縣易地扶貧搬遷縣城集中安置點(依撒社區)彝繡扶貧車間,幾名留守彝族婦女在製作彝族傳統服飾。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 攝

  ……

  貧困羣眾生活實實在在改變的背後,是脱貧攻堅戰捷報頻傳。一組組數字體現了脱貧的成色——

  貧困人口收入大幅增加。2013年至2019年,832個貧困縣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6079元增加到11567元,年均增長9.7%;

  貧困人口收入結構進一步優化,工資性收入和生產經營性收入佔比上升,自主脱貧能力穩步提高;

  貧困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明顯加快,出行難、用電難、上學難、看病難、通信難等長期沒有解決的老大難問題普遍解決,義務教育、基本醫療、住房安全有了保障。

  今年全面脱貧目標完成後,中國將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中國非凡的發展進程在全球範圍內為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作出了巨大貢獻。”聯合國前祕書長潘基文不久前評價説。

  

在陝西省安康市漢濱區五里鎮李灣社區一家毛絨玩具廠,工人在車間內加工毛絨玩具(3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不破樓蘭終不還”——全力克服疫情災情影響,凝聚攻堅合力

  國慶長假剛過,秦巴山區深處的陝西省安康市漢濱區松壩社區工廠一派火熱。41歲的程愛民是車間裏為數不多的男工之一。他15歲因骨髓炎落下殘疾,從此被深鎖大山。山高、路遠、地薄,擺脱貧困是個遙不可及的夢。

  程愛民沒想到自己的脱貧夢有實現的一天。2018年,他和父母易地扶貧搬遷進松壩社區,在社區工廠就業。如今一家3口每月收入有5000元,再也不用住四面漏風的土坯房了。“這日子,盼了太久!”

  今年,儘管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但他們在各界支持下,全力應對。“2月就復工了,現在產能已恢復到正常水平。這波疫情衝擊頂住了!”社區工廠負責人劉德財説。

  面對夏季的嚴重洪澇災害,社會各界合力攻堅保住了脱貧成果。18個省份報告了洪澇災害影響,因災納入脱貧監測户5061人、邊緣户9751人。經過努力,沒有因災致貧返貧人口。

  決戰決勝之年,脱貧攻堅戰場上的幹部羣眾努力克服疫情和洪水災情影響,用勤勞雙手書寫脱貧攻堅偉大奇蹟——

  

這是湖南省花垣縣十八洞村(2019年10月29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陳思汗 攝)

  

重慶市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小學的同學們在老師的帶領下練習擺手舞(1月10日攝)。 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 攝

  湖南十八洞村,昔日窮鄉僻壤已是美麗鄉村。國慶長假期間,這裏的遊客絡繹不絕;

  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小學,水泥運動場鋪上了塑膠跑道,孩子們住進了嶄新宿舍;

  安徽嶽西縣青天鄉青天村,遭了水災的貧困户餘成龍在農技專家指導下恢復生產,兒子在村裏的公益性崗位工作;

  今年前5個月,7.3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加入美團平台成為騎手有了收入……

  這一個個“戰”貧瞬間,昭示着人們擺脱絕對貧困的頑強奮鬥!

  剩餘52個未摘帽貧困縣鏖戰正酣,各地積極落實“掛牌督戰”,奮力奪取脱貧攻堅戰最後的勝利——

  

在雲南省騰衝市清水鄉三家村中寨司莫拉佤族村,村民在廣場上休息(5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胡超 攝

  在雲南,全省聚焦未脱貧的直過民族和未摘帽縣,16名省級領導緊盯未摘帽的9個縣和剩餘貧困人口超過5000人的7個縣,將“掛牌督戰”落實到“百日總攻”“百日提升”等扶貧專項行動,實施全員大作戰、匯聚各方幫扶力量,強化就業扶貧、產業扶貧,鞏固“三保障”和飲水安全。

  在四川涼山州,不會普通話、醫療資源匱乏、增收渠道窄等問題,成為掛牌督戰的重點之一。12個省級部門分別組建工作專班,聚焦未摘帽貧困縣、未退出貧困村的突出問題和薄弱環節。四川省人社廳掛牌督戰涼山州就業扶貧工作專班,聚焦户户有就業目標,重點針對涼山州貧困勞動力基礎台賬建設管理、貧困勞動力返崗復工和新增轉移就業、公益性崗位新增就業及問題整改四個方面,進行實地督戰。

  

甘肅省慶陽市鎮原縣新集鎮吳塬村村民張小花在兔舍內給兔子餵食(9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在甘肅,當地緊盯未摘帽的8個貧困縣、未退出的395個貧困村和17.5萬未脱貧人口,緊扣產業扶貧中存在的突出問題進行分級掛牌督戰。並結合各級巡視和自查自糾,全省各地反反覆覆“過篩子”,千方百計摸情況、補短板。

  不獲全勝、決不收兵!

  

這是8月21日拍攝的雲南昭通靖安易地扶貧搬遷安置區(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 攝

  好日子還在後面——脱貧摘帽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娜布拉的家在雲南省西盟佤族自治縣勐卡鎮莫窩村五組。在扶貧幹部的幫扶下,幾年時間她從貧困户變成致富帶頭人。可是,今年受疫情影響,蜂蜜、茶葉等特產滯銷,她差點返貧。“多虧扶貧幹部幫我從網上打開銷路。”

  西盟是一個位於中緬邊境的貧困縣,自然條件差等致貧問題突出。兩年前,西盟縣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但當地的幹部羣眾沒有懈怠,接續開展“星火行動”,培養優秀後備村幹部、培養村民小組致富帶頭人,讓大家朝着更好的生活奮鬥。

  奮鬥是脱貧的底色,也是人們邁向更好生活的力量。你看——

  那一個個扶貧車間生產火熱,部分地區出現節假日趕訂單的情況。截至9月30日,52個掛牌督戰縣2020年已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295.68萬人,是2019年外出務工人數的116.2%。

  在以蔬菜為脱貧支柱產業的甘肅定西市安定區,來自福州市台江區的扶貧幹部動員福建籍客商採購當地優質蔬菜,截至9月,約2萬噸西芹、毛芹等蔬菜被端上東部市民的餐桌。

  

在陝西柞水縣小嶺鎮金米村木耳展銷中心內,電商主播何錦漪通過直播售賣柞水木耳(7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國家級電商平台“扶貧832”銷售平台上線農產品超過6.8萬個,交易額突破31億元,有效解決貧困地區農產品“賣難”問題。

  新經濟、新業態為扶貧注入新動能。過去一年,664萬名來自貧困地區的羣眾通過“快手”平台獲得收入。“快手”平台成立扶貧辦公室,從電商扶貧、旅遊扶貧等方面幫扶貧困地區。

  脱貧摘帽後,一個個初具雛形的鄉村振興樣本正穩定鞏固脱貧成果。

  

河北阜平縣龍泉關鎮駱駝灣村村醫霍建國為村民測量血壓(4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曉 攝

  在我國貧困退出機制建立後首個“摘帽”的貧困縣井岡山,當地大力發展全域旅遊,推進“一户一塊茶園、一户一塊竹林、一户一塊果園、一户一人務工”的產業就業模式,羣眾日子越過越好。

  在浙江德清縣沈家墩村,如今家家蓋起了灰瓦白牆的聯排小別墅,享受新農村的美好生活。

  “春風十里稻花香,水清沙白魚兒壯。‘股票田’裏好風光,致富鄉里樹百強……”近日在浙江平湖舉辦的浙江省“老鄉説小康”農民故事大賽總決賽現場,當地“老鄉”以情景劇的方式講述了家鄉的鉅變。

  ……

  脱貧攻堅戰最終勝利之時即將到來。人們必將以此為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努力向着更好的日子奔跑!(記者侯雪靜、吳光於、陳晨、楊靜)

  

  拼版照片:上圖為1954年,在雲南省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創辦的第一所小學——西盟小學,老師帶領孩子讀書學習(資料照片);下圖為2018年12月7日,雲南省普洱市西盟佤族自治縣勐梭鎮班母村佤山育忠幼兒園的孩子跟着老師巖科上音樂課。1986年出生的巖科是班母村佤族寨人。他説,我的阿媽小時候沒有進過一天學堂,現在,佤山的孩子們都在寬敞明亮的教室裏學習(新華社記者楊宗友攝)。 新華社發

【速遞大陸】 [責任編輯: 劉東]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9121394467341